hg0088.com

联系我们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联系我们 >

美国的消费差距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时间:2019-04-15 14:49

孙挺明白,机会平等比结果平等更加重要,而收入本身就是结果,所以,强调收入平等实际是强调结果平等。当然,在现实中,由于收入是显性的、看得见的东西,比机会更加具体,人们似乎更愿意集中谈论收入分配,以收入分配判断社会是否公平、公正。孙挺问,对于社会来说,是否有比收入分配结构更加重要、更值得关注的指标呢?在他看来,财富也好,收入也好,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能够解决吃住温饱就行了。
1986年我刚到美国时,感触最深的事情是:在美国,你真的很难从人们吃什么穿什么,去判断他们收入高低、财富多少,因为不管穷人还是富人,都能买到类似的生活用品。沃尔玛的衣服当然不是名牌,但样子、做工也还不错。后来想一想,也是,没有人因为自己是亿万富翁而每天吃一百顿饭,那样还要减肥;也不会因为自己有钱了而大夏天穿上20层衣服。
这样看之后,你就知道,其实消费分配结构才是更值得关注的,而不是财富分配和收入分配结构。决定生活与幸福水平的最根本要素还是消费。只要每个人都有基本的消费,都能体面地活着,只要消费分配不是太离谱,其他的问题就不是那么致命了。一般而言,在任何社会里,财富差距会最大,其次是收入差距,而最小的应该是消费差距,尤其是,即使收入差距很大,只要金融产品足够丰富发达,人们之间的消费差距照样可以比较小。
那么,相对于收入分配而言,消费差距如何呢?在贫富差距较大的社会里,金融又是如何缩短消费差距的呢?
就这些问题,我们先看看芝加哥大学两位教授Meyer和Sullivan在2013年的研究。他们把美国人根据收入水平分成10等份组,并计算出每一组的平均收入。结果发现,在2000年时,最高组的人均收入是最穷组的5.3倍,到2011年这个比值上升到6.4倍,也就是收入差距恶化了19%。这的确跟很多专家指出的一致,有钱的更有钱了。
可是,如果算一下消费差距的变化,那么,在2000年,收入最高组的平均消费为最低组的4.2倍,但是,到2011年,这个比值下降到3.9倍。这些数字告诉我们两个内容,一是消费差距的确低于收入差距,二是在同期间虽然收入差距恶化了,但消费差距反而缩小了。所以,收入差距的变化并不能完全告诉我们消费分配在如何变化。
你可能会说,正常情况下是这样,但金融危机是否会过多打击穷人,变相帮助富人呢?2007年底到2011年的四年算是最近一轮金融危机的高峰期,期间,收入最高组的收入从最穷组的5.8倍上升到6.3倍,收入差距恶化了,但两者的消费比从4.3倍下降到3.9倍。从细节看,相对于金融危机之前,美国富人和穷人的消费都因危机冲击而下降,但富人消费的下降幅度更大。
为什么会这样呢?
实际上,在原始社会时期,消费波动跟收入波动几乎是100%相关的,两者之间没有缓冲器,有收入了你就有东西消费,没收入了你就饿肚子。后来,随着人类不断发明应对收入风险的手段,在收入波动和消费波动之间增加很多缓冲器,到今天的很多社会里,收入可以波动,但消费照样可以相对平稳,这也使人与人之间的消费差距低于收入差距。
比如,我们之前谈到的儒家家族,姓氏、宗祠、“三纲五常”名分等级秩序等这些组建家族的要件原来都是没有的。经过两千多年把这些都建好之后,即使发生天灾人祸、金融危机或者失业使收入大跌,你也不一定饿死,因为可以依赖族内成员的救济支持。其次,今天的美国政府有一些失业保障、社会安全保障体系,特别是金融危机期间奥巴马政府给低收入家庭提供了补贴。再就是金融市场提供的各种事前保险、事后借贷的工具,这些金融工具非常丰富,让你可以在事前、也可以在事后做跨期收入配置。
这些不同的现代工具和体制安排都是消费和收入之间的缓冲器,使你的消费生活不再赤裸裸地受到收入波动的冲击。这也是为什么现代社会里灾荒不再逼迫一些家庭卖妻卖女。